針對亞太裔仇恨犯罪激增 新一代亞裔組織主張學自衛術防身(視頻)

【KTSF 毛皓延報導】

近年針對亞太裔的仇恨犯罪激增,不少社區組織都相繼舉辦遊行、集會等的活動,向弱勢社群發聲,但就有新一代的組織指,過去只是停留於集會,成效不大,所以他們主張學習自衛術防身,實現民族自強。

朱浩然(Justin Zhu)及廖國良(Hudson Liao),分別是華裔組織Stand With Asian Americans及Asians Are Strong的創辦人,兩個組織都於疫情期間成立。

Stand With Asian Americans,意思是撐亞裔美國人,而Asians Are Strong,是指亞裔強大。

上月初,70歲華裔任婆婆在舊金山(三藩市)的住所受到襲擊後,Stand With Asian Americans與其他組織一起在市內沿著交通繁忙的Columbus Avenue遊行抗議。

創辦人朱浩然當時指,多年來多次叫口號,雖然政府官員表示會保護亞裔,但仇亞罪行仍繼續不斷發生,他們已受夠。

另一方面,Asians Are Strong就主張亞太裔自強,例如是通過自衛術,教導亞太裔如何保護自己,除了每個月第三個星期六在華埠花園角舉辦免費的自衛術工作坊,他們也在社交媒體定期上載影片,教導市民一旦在巴士或街上遇襲,可以如何應對。

廖國良說:「今時今日,市民擔心自己的安全,所以我們當時想確保能滿足到社區最逼切的需求。」

廖國良指,任何人都可以向其他民權組織學習,他又指,雖然他們與60年代主張自我防衛的非洲裔組織黑豹黨有相似之處,但黑豹黨不是他們的模仿對象。

相反,朱浩然認為,他們跟孫中山的同盟會所做的事相近,例如是將全國的亞裔人士組織起來,建立身份認同。

朱浩然說:「是自強這個想法,我們不能在這裡、在家裡、不去做甚麼、不去打,然後讓別人去打我們,但是這不只局限於中國人,也有韓國人、印度人、日本人,很多不同族裔一起組成亞裔這個身份。」

他形容「打」一字,就像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抗爭,運用第一修正案賦予的言論及集會自由,公開向政府官員發表意見,提出訴訟、公投、遊行等等。

而廖國良就表示,雖然舉辦集會於過往,是能有效製造輿論,及宣揚停止歧視亞太裔,但成效只會不斷遞減,隨著訴求行動不斷變化,發聲的方式亦要進步,否則這項運動只會達到樽頸位。

廖國良說:「我絕對預期我們會更激烈更譟動,如果你不去回應我們現有的行動,我們就會尋找新的方法,不論是和平或是會造成擾亂的行動,哪個方向會帶來我們想要的改變,我們就會向那個方向走。」

他指,亞太裔的示威,過去局限於市府大樓前或公園內,參加者都守規矩,但行動升級就代表會有更多影響到市民的活動,例如是上個月,於行車路上逆線遊行一樣。

對於這種發聲的手法,朱浩然就提到「模範少數民族」的迷思。

朱浩然說:「感覺中國人和亞裔人,他去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是個很好的員工,很好的學生,但假如有不正義的事情,在美國如果你不去,很強硬的去說或者去打,在法律上、在街上,他們就不會覺得有必要去處理我們的問題。」

他們亦表示,預期採取更強的手段會失去民意,但表示做任何事都可以有人不支持,而他們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要打破,「模範少數民族」的觀念。

廖國良說:「每當你經歷一個激烈的過渡,都會有未準備好的人,但永遠都需要有人走出第一步,才能開展對話。」

廖國良又指,他們不代表主流民意,社會上有不同理念的組織,但大家都是追求相同的目標,大家都是本著為亞太裔發聲。

廖國良說:「你若想發聲,就會有人會跟你一起發聲,你若想安靜生活,也會有人去支持你的理念,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自強,不讓這些定型被人用來傷害我們。」

廖國良指他們是新二代移民,而自己的父母移民到美國,為下一代犧牲很多,但就受到歧視及被襲擊,所以他們才走出來,他們會不分晝夜保護弱勢的一群,他們會繼續向警察、向市府、向州府、向政府官員施壓,直至亞太裔得到最基本的人身安全。

Stand With Asian Americans最近就於GoFundMe眾籌,籌得一萬五千元,為遇襲的70歲任婆婆所住的公寓,聘請了私人保安。

朱浩然表示,身為社區一份子,當警察及政府未能照顧好老百姓時,他們只能夠自己去對症下藥。

(Copyright 2022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