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華埠影樓專題:專訪攝影公司老闆紀慶川(視頻)

【KTSF 黃恩光報導】

舊金山(三藩市)華埠曾經有不少攝影和相片沖印公司,但隨著攝影數碼化,這個行業也隨之沒落,現在華埠只剩下兩間影樓,兩個老闆已上了年紀,但仍然熱愛著攝影,一連兩集的專題報導,會帶大家認識這兩位攝影發燒友,本集首先介紹現年86歲的紀慶川(Henry Kee)。

天天攝影公司老闆紀慶川說:「(你覺得拍攝帶給你什麼意義?)好像我幫你拍一張照片,如果你很滿意,會對我讚不絕口,我就有一種安慰,我很有滿足感。」

86歲的紀慶川在華埠Sacramento街開影樓,牆上掛滿幾十年來的作品。

紀慶川說:「我小時候就有興趣,在香港我經常拿著照相機到處拍。」

中國解放時,紀慶川從廈門到香港,60年代香港暴動期間,他申請移民來美國,來到美國後曾經在一家攝影沖印公司打工,後來決定自己創業,最初在Stockton街,後來搬到Sacramento街這裡,總共有40年歷史。

紀慶川說:「第一我要說明我是基督徒,神給我特別的恩典,所以我去到哪裡,每樣事情都很順利。」

紀慶川不是記者,沒有記者證,可是他與總統拍過照,在盛大場合拍攝的位置,連記者也去不到。

紀慶川說:「我去了白宮,並非站在記者電視台那一邊,我拍攝到全部記者電視台的照片。」

原因是他擔任過加州華裔共和黨聯合會主席。

紀慶川說:「胡錦濤來美國訪問,我有白宮的請帖,所以我才拍攝到那一張,所有記者電視台的相片,這張照片很難得。」

因為他在攝影界的資歷和名氣,政界的籌款會都邀請他擔任攝影師。

紀慶川說:「主辦單位因為籌款,所以照片一定不可以有差錯,人家付2萬元拍一張照片,如果拍出來有問題,很難交待,所以主辦單位知道我的歷史,信得過我。」

紀慶川說:「許多人到我的舖頭,以為我用Photoshop併湊在一起,但我讓他們看到籌款百多個不同的人,所以沒有可能用Photoshop做得到。」

紀慶川形容他事業的全盛時期。

紀慶川說:「用菲林拍攝的時候,我的學生在門口排隊,一個個來照相,當時做不來,所以我有兩個同事幫忙。」

隨著時代轉變,什麼都數碼化,再加上疫情,影樓生意大不如前,現在主要的生意是拍攝護照相。

紀慶川說:「美國護照相周圍都可以拍,但有些比較嚴格,好像台灣,35乘45mm,中國是33乘48,而且要求數碼存檔,要求很高。」

科技日新月異,紀慶川20年前,即是他60多歲的時候開始,學習應用攝影編輯軟件。

紀慶川說:「這是我的興趣,當一件事你有興趣做的時候,就有心機去學習如何去改進。」

一個人守著這盤生意,紀慶川說雖然兩個兒子都勸他退休,但他選擇繼續工作。

紀慶川說:「如果自己沒有興趣去做,每天的時間很難過,有工作,時間過得很快。」

(Copyright 2022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