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台灣移民回台探病危母親 述說隔離防疫痛苦經歷(視頻)

【KTSF 萬若全報導】

住在灣區的一位台灣移民,去年10月回台灣探望病危的母親,由於醫院的防疫政策,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見到母親,但不久後母親就陷入昏迷病逝,潘女士分享她這趟傷心的台灣之旅。

住在Palo Alto的潘健容,為了看得癌症的母親共回台灣隔離了三次,去年10月母親病危,也是她最痛苦的一次隔離。

潘健容說:「衛福部都會說我們會有應變措施,結果我這次回去發現說,其實他們講的是這樣講,但等到我真的要跟衛福部請假,比方說我在隔離中間我要請假外出,第一個說你媽媽還沒有到病危狀態,我說你病危的定義是甚麼。」

潘健容遵照台灣防疫規定,14天住防疫旅館,後7天回家自主管理,沒想到就在回家前一天,母親病危住進林口長庚醫院,接下來就是噩夢的開始。

潘健容說:「我們不能進去看家人,可是照顧者他雖然不能出來,但他可以去地下街吃東西,我覺得那才是真的防疫破口,我從美國飛回台灣,又隔離我這樣前前後後做PCR,做了5次到那個時候,他會覺得我們美國回來,比那些每天跑來跑去還危險,所以我覺得很不合理的點。」

長庚醫院堅持潘健容要做付費檢測,但又無法當天替她做,潘健容於是前往衛福部認可的輔大醫院做免費檢測,結果長庚又不承認,她感到很困惑,就這樣來來回回多次,結果還發現:「新北市衛生局發現,我在輔大做過兩次檢測,沒有一次他們的資料上傳到中央,從一件PCR事件發現他們做事很混亂,衛福部不是說追蹤每個個案,結果就是做了檢測也沒上傳到中央。」

最後還是在長庚完成自費檢測,進到病房看母親已經是第23天,但為時已晚。

潘健容說:「我搞了這麼多天進去之後,我進去第23天中午看到我媽媽,因為她也不太能理解,她已經狀況不太好,她不太理解為什麼我弄得這麼久,她知道我已經飛到台灣,為什麼那麼久沒去看她,接下來我跟你們說不出來,因為隔天我一進去她就昏迷,因為我覺得我在台灣,浪費23天才見到她,我只看到她6、7個小時,她知道我要回來,她想說可以撐到出院。」

後來他們將母親送到安寧療護,十天後母親過世。

潘健容說,沒有親身經歷,外人無法體會這段痛苦,她知道台灣防疫嚴格,也遵守防疫規定,但她深深感受,對美國回來的人並不友善,儘管他回去是探望母親,而不是休假。

潘健容說:「我說我做了那麼多PCR,我回台灣之前已經打三針,然後我跟他們說,我做這麼多PCR,有打三針,比你們像看我媽的菲傭,很多都還沒有打針,我媽也是沒打針,你為什麼會覺得說,我這樣比那些人還危險,不讓我進去。」

潘健容有一位弟弟在美國,最終還是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Copyright 2022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