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華埠散房女住戶述說染疫後苦況(視頻)

【KTSF 黃恩光報導】

舊金山(三藩市)華埠一個散房家庭接受本台專訪時指出,家裡有一個人本月初確診,但政府拒絕安排確診者入住酒店檢疫,後來家裡再有一個人確診,這個家庭唯有自己出錢,將唯一未受感染的未成年成員送到酒店隔離,有社區組織呼籲市府,對於受感染的散房居民提供迅速的服務。

華埠散房居民陳小姐說:「我們是上下床,前幾晚我最辛苦,為了避免我傳染給媽媽和妹妹,我戴著口罩睡覺。」

陳小姐和母親和妹妹居住在一個狹小的華埠散房房間,廁所、浴室和廚房都要與其他住客共用,本月初陳小姐確診新型肺炎,這個家庭曾主動致電要求衛生局提供隔離檢疫的酒店房間,但遲遲沒有回應,幾天之後陳小姐的媽媽陳女士也確診染疫。

陳女士說:「很辛苦,喉嚨好像火燒一樣,咳嗽得很厲害。」

陳女士表示,衛生局告訴他們沒有資格入住酒店隔離。

陳女士說:「市府部門說,我們有瓦遮頭,有一間房住的就不可以,要那些露宿街頭的才可以。」

而禍不單行,陳女士為鄰居著想,告訴鄰居自己確診,希望大家小心,可是反被鄰居排斥。

陳女士說:「隔壁房間的人又不讓我去廚房,又不讓我去廁所和浴室,我真的很困難,(平常你要用洗手間怎辦?)我沒有辦法,我急的時候也得去,他罵我也要去,拿消毒藥水噴灑後再去,(但不讓你用廚房?)是的。」

家裡唯一未染病的就是14歲的妹妹,家人為了保護她,向親戚借錢送妹妹到酒店隔離。

陳女士說:「我的小女兒未夠年齡,只得14歲,未成年,我必須讓她出去,可是我很擔心她。」

陳小姐說:「是我帶著病幫她登記住酒店,因為她未夠年齡,我身為姐姐,我帶著病和她一起去酒店登記入住。」

這個家庭曾向華協中心求助,而華協的職員也聯繫市參事佩斯金的辦事處,雙方都多次聯絡衛生局。

華協中心資深社區組織員陳嘉琪(Karen Chan)說:「在這個案,我真的覺得是否要等到整棟散房所有的住客都受感染,衛生局才提供酒店房間給散房家庭,其實這些家庭也是高危的,你沒有進去過,就不知道裡面有多擠逼,衛生局在這些情況下,可以有更迅速的反應,而非等這麼多天,家庭跟我說,是否要在大廈裡面等死,才有人幫助呢?」

衛生局的職員後來回覆這個家庭時表示,今個星期三開始會提供熱餐,這戶家庭表示,政府對於受疫情影響的散房居民做得不足夠。

陳女士說:「對我們很不好,好像很歧視我們,反而我們有納稅和做工的,反而不幫助我們,反而幫助無家可歸者不做工的人。」

陳小姐說:「我們現在工又停了,沒有工作,還要支付我妹妹隔離的費用,如果早一點送我去隔離,就可以避免這麼多的麻煩,就不會傳染給媽媽。」

本台嘗試聯繫舊金山衛生局,暫時沒有回覆。

(Copyright 2022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