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終院裁定「共同犯罪原則」不適用於非法集結及暴動罪

【有線新聞】

香港終審法院裁定「共同犯罪原則」不適用於非法集結及暴動罪,「主犯」必須身處案發現場;如果被告無到現場、但有份教唆或協助他人非法集結或暴動,會被視作「從犯」,可以被判處與「主犯」相同的刑罰。

2016年旺角暴動案罪成、判監七年的上訴人盧建民由囚車押送到終審法院。他與反修例期間、暴動罪不成立的湯偉雄提出上訴,要求釐清「共同犯罪原則」是否適用於非法集結及暴動罪。高等法院上訴庭早前裁定這項原則適用,即是沒有身處在案發現場的被告,都可以被定罪。

終審法院推翻這項裁決,說非法集結或暴動罪至關重要的元素是「在現場參與」,不可以被共同犯罪原則凌駕,沒有在現場的被告不可以被視為「主犯」;不過即使沒有身處現場,被告都有可能是教唆或協助犯法的人。

終院引用上訴庭提出的例子,說「幕後主腦」負責在背後提供資金、物資、宣傳的人,以至不在現場的「哨兵」等可被視作教唆他人犯罪,駕駛「家長車」接載參與者離開亦是協助罪犯。這些人可以被視為「從犯」,可以被判處與「主犯」相同的刑罰,所以法律上無漏洞。

判詞又說,如果參與者曾經協議共同參與非法集結或暴動,並預見實行計劃時,其中一人或多人會干犯更嚴重的罪行,例如殺人或令他人受嚴重傷害,延伸式的「共同犯罪原則」就會適用,被告要共同為這些更嚴重的罪行負上法律責任。

至於控方起訴被告參與非法集結,或暴動不用證明聚集有「共同目的」,但法庭亦不能夠單純因為被告身處暴動現場就將他定罪、要視乎證據,例如在被告身上找到的裝備及武器,亦要從整體環境衡量被告的角色。如果他曾經在場以說話、標記或行動提供鼓勵,都可以視作「參與」或「協助及教唆」。

(Copyright 2021 i-CABLE.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