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指Facebook知道Instagram對年輕人有不良影響

【KTSF 關鍵報導】

Facebook再次陷入危機,《華爾街日報》報導稱,儘管Facebook知道Instagram一些項目對年輕女孩「有害」,但仍讓它們成為該平台的主要成份。

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就讀的Madeline Taylor是在Instagram的伴隨下長大的,她在6年級時就開了帳戶。

Taylor說:「我現在身處在非常悲傷且孤獨的地方。」

她表示,在過去十年裡,最黑暗的自我懷疑時刻,就是由從她自己賬戶所見到的內容而觸發。

Taylor說:「我在朋友圈中感到很孤立,這完全是Instagram弄的,我在上面會看到朋友們一起做有趣的短途旅行,然後我就問為何沒我的份。」

這種有害的感受,正是Instagram已經知道的。

根據《華爾街日報》獲得的文件顯示,Instagram的母公司Facebook在過去3年,一直在試圖了解Instagram對年輕人的心理「不良」影響。

這項內部研究指出:「在Instagram上做比較,可以改變年輕女性,看待自己和描述自己的方式,很多青少年將焦慮和抑鬱率的增加,歸咎於Instagram」。

研究發現,Instagram讓3分之1少女的身體形象問題變得更糟,而在通報有自殺念頭的青少年當中,有13%的英國用戶和6%的美國用戶把自殺念頭,追踪到Instagram。

辛辛那提兒童醫院心理醫生Abby Matthews說:「99%時候,我遇到的患者,報告說看著理想化的形象,對自己感到厭倦,並基於這些形象而做比較,這確實會導致他們經常感覺自己很失敗。」

《華爾街日報》披露報導之後,Facebook立刻反擊,指有關報導是蓄意錯誤描述,並把極其錯誤動機按到臉書領導層和員工身上。

Facebook指出,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是從洩露的材料中,有選擇性地引用內容,以製造出複雜且微妙的問題,誤導讀者以為似乎問題只有一個答案。

Instagram官方表示,現在該社交媒體平台正在尋找新的方法,讓人們不過份注重外表,並使該平台成為對所有人的「積極心態的空間」,但國會議員表明這並不足夠。

麻省民主黨聯邦參議員Ed Markey說:「在這一披露之後,朱克伯格(Facebook執行長)必須再來國會,他必須給出答案。」

國會議員已經下令,Facebook公開調查結果。

Markey說:「他必須解釋為什麼明知道危險,仍繼續其商業行為。」

此前Facebook一直在努力淡化對青少年的不良影響。

華盛頓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Cathy McMorris Rodgers說:「朱克伯格先生,是或不是?你是否認同盯屏幕太久會影響孩子的心智?」

朱克伯格說:「我不認為這項研究有了定論。」

現在Facebook再次遇到了麻煩。

麻省民主黨聯邦眾議員Lori Trahan說:「當時我們都知道,他說這話時,這還是個空洞的話題,但顯然這項內部研究表明,他知道或至少他應該知道所說的正好相反。」

(Copyright 2021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The Associated Press contributed to this report.)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