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指中央「特定情形下可行使管轄權」

【有線新聞】

港區國安法草案列明中央在特定情形下,對極少數案件行使管轄權,特定情況是指甚麼?中央管的案件跟甚麼法律?至今未有正式公布。

涉及港區國安法的案件在哪審,如何審?草案說明說除了特定情形外,管轄權由香港特區行使,立案偵查、檢控、審判和刑罰執行等跟港區國安法和本地法律,至於特定情形下的極少數案件管轄權,則由駐港國安公署,和國家有關機關行使,形容是中央全面管治權的重要體現。

何謂特定情形、極少數?執法、審判又是否跟內地法律?草案說明無講。

有份審議的人大常委譚耀宗說「特定情形」很特殊及極端,有可能移交內地審。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說:「去到一個已經失控情況,很多事做不到,由特區特首提出,中央都要幫忙處理。(執法、檢控、審判權都由中央掌握?)是的,管轄權在中央,中央有管轄權時,可能會移交內地法院處理,檢控及審理都在內地。」

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梁愛詩表示:「例如有些事情我們完全不知道、不熟悉,好像疆獨、藏獨,這是中央才掌握的情況。以前港督犯法都在英國審理,會否這個意思是等於說行政長官或主要官員,他們犯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時要在中央審訊?」

中央對香港案件行使管轄權的說法,引起法律界反彈。終審法院首任首席法官李國能發聲明指,這會令被告失去香港法制保障,損害基本法賦予法院的獨立司法權力。

大律師公會、法律學者亦表態反對。

港大法律學院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說:「管轄權其實是將整套中國法律制度放進來,這完全背離一國兩制,香港實行普通法的規定。中國刑事法律,拘捕你後可以扣留你很長時間,不讓律師代表、家人知道,他都說是無罪推定。過程中如果真的拉錯人,我們有甚麼權力制衡?法治和人治最大分別,法治是由法律保障我們權利,不是由統治者何時仁慈時就不用這個法律,他覺得有需要時就用這個法律。」

而梁愛詩認爲:「特定情況一定有其特定理由,國家安全是特別案件。特區是要配合國家維護國安要做的事,如果法律規定應該這樣做,我不覺得這會破壞司法獨立。」

同樣是特別行政區的澳門,在當地實施的國安法就無留「中央管轄權」這一手,案件全部由澳門審理。

(Copyright 2020 i-CABLE.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