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片天之飛揚系列: 庫市尊重多元文化

 

【KTSF 萬若全報導】

Cupertino人口結構多元,族裔融合成了該市重要課題,雖然全市的人口不到六萬,但是大大小小的節慶卻沒少, 目的就是希望藉著不同族裔的節日, 來促進多元文化。

在Cupertino出生長大的 Donna Austin,是葡萄牙裔後代,他說早期從東岸來到加州的葡萄牙移民,很多選擇在聖塔克拉拉一帶落腳,包括他的父母, 一直到現在, 南灣Kelly Park, 每年都還有慶祝葡萄牙節, 她一直很遺憾不會說葡萄牙話。

“我真的很高興看到這裡有中文學校,可以保留自己的語言,我認為保留語言是很重要很棒的,我有一種失落感,但我不能責備我的父母,因為他們是為我好,他們覺得這樣對我的成長是比較容易。”

其實就如同Donna,70年代來的台灣移民,很多家長為了小孩早日融入主流社會,也都不跟小孩說母語,現在情況不同了,不管是華人或是印度人,都 極力保留自己的文化及語言。 “Cupertino是唯一一個慶祝所有節日的城市,你可以去聖荷西,但他們不是什麼都慶祝,但是在這裡慶祝印度新年, 中秋節,農曆新年, 唯一這麼一個地方重視我們的文化。”

根據2010年的人口普查報告,將近六萬人口中, Cupertino亞裔人口佔63%,白人只剩下29%,族裔的多元化,徹底改變了這個城市的風貌 ,族裔和諧成了首要課題,在小學當代課老師的 Steve Andrews, 對於該市種族多元化下了這樣的註腳。

“我問學生假如你去中國,你問是中國人請站起來, 誰會站起來 ,中國人。 去印度問是印度人站起來, 誰會站起來 ,印度人。 在美國問是美國人請站起來, 誰站起來 ,所有的學生 ,我們就像是M&M巧克力 ,我們就像這樣, 這也是讓美國強大的原因。”

 

然而在種族五顏六色的城市裡,也會有緊張的關係出現,像是所謂Monster House, 亞裔蓋大房子, 白人鄰居覺得侵犯隱私權,圖書館命名的爭議,曾經有白人市議員質疑華裔捐款者的動機 ,當然還有”白人出走”的文章, 在這個時候,也是華人在Cupertino地方政壇嶄露頭角, 替華人發聲的時候。

“我記2003年選的時候 ,那時候大家還是覺得亞裔不容易,又是第一個華裔女性, 亞裔女性, 我那個時候之前有張錫宏, 然後他後面有個郭樹培, 可是好像覺得是說一個一個很艱難的,把他放進去裡面,現在你看整個政治的氛圍,就是到處都是有亞裔華裔。”這個社區之間儘管有很多矛盾,但是我們都可以透 過公開的,透明的一些討論,去把問題去解決, 而我自己呢,希望我們中國人能夠更多的參與一些公共事務。”

四年前才搬來Cupertino的孫曉光,為了更加了解這個城市, 加入了該市的歷史學會。”最好的入手點,是把 Cupertino 作為一個子女的新家來看待, 而一個新家的概念, 你要了解這個社區的背景歷史, 而這個歷史學會, 恰恰提供我這麼一個角度, 我們大部分中國人在這個社區裡, 活動參加的不是很多, 尤其歷史這一塊。”

小小的學會辦公室,紀錄了這個城市早期的發展史,在Cupertino長大的成員之一 Helene Davis, 回想起童年的時光 ,總是有些失落感。”隨著人們搬進而逐漸改變,果園被剷平, 取而代之的是房子, 你知道那種失落感, 但是隨著商業進駐, 也帶了人口工作和繁榮, 確實這也是一個代價, 我記得蘋果70年代在這裡, 在80、90年代也歷經艱苦的時段。 現在又回來 ,我感到很幸運我們身處在 黃金年代。”

隨著蘋果電腦前任總裁 Steve Jobs宣布,要興建一個”太空城”的園區, 讓Cupertino這個將近六萬人口的城市, 再度引起注意,不論是老白人或是新移民都認為,Cupertino擁有灣區最棒的城市機能之一 ,選擇到這裡安身立命, 就要成為這個城市的主人 ,而不再只是個過客。”我們都是移民, 我來自中谷地區, 我不在這裡出生、長大 我有家庭,成了這裡的一份子, 越是參與, 更認為了解整個歷史是很重要的 ,你會認同這個社區, 希望我們能夠延續下去。”

(Copyright 2011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分享:
wx

發表你的看法

Connect with Faceboo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