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專題:華裔患者承受家庭壓力

Sina WeiboPrintShare

【KTSF 蔡家欣報導】

愛滋病的資訊和治療方法即使不斷進步,帶菌者生理上得到協助心理仍然感到壓力。因為在亞裔家庭中,接受程度仍然相當保守。

面對愛滋病這個不治之症,有華裔病患者曾經面對家庭,還有在職場上隱瞞病情的雙重壓力。有人選擇放棄,有人決定走出陰霾,面對人生。

HIV帶菌者馬清煥說:「亞裔社區最大的障礙,是活在否認狀態,對疾病不保持開放態度,就無法好好照顧自己。」

62歲的馬清煥,父母是中國移民。出生後不久,媽媽因感染肺結核過世,在民風保守的愛達荷州長大,「我是班裡唯一的中國小孩,很有趣的。」

父親獨力帶著馬清煥和他哥哥太吃力,於是求助救世軍,認識了一名熱心的職員,更成為馬清煥的繼母。

隨著馬清煥逐漸成長,認識自己同性戀身份後,家庭氣氛卻變得緊張,於是馬清煥在1974年移居三藩市,「我後母是個很虔誠的信徒,當她發現我是同性戀後,她說我會下地獄。」

馬清煥在三藩市一間律師行任職文員,30歲出頭的時候剛計劃置業,卻證實感染HIV病毒,「我當時呆著,甚麼都感覺不到,只是坐在那兒。」

害怕失去工作,亦難以從家人取得支持,馬清煥多年來一直活在陰霾中,患有憂鬱症。這個時候更傳來
同父異母的弟弟愛滋病發,「(弟弟)感染細菌時,不吃藥,不照顧自己。他說後悔沒有好好照顧自己。」

也是同性戀的弟弟,並無得到父親的體諒,父親選擇缺席弟弟葬禮,「父親也否認著事情,華人文化喜歡處於否認狀態,不談就不存在。」

馬清煥目睹弟弟的逃避,讓生命因而縮短,啟發他決定積極參與有關愛滋病教育工作,成為亞太裔健康中心榮譽董事。他說其實很多HIV病毒一直變化,帶菌者每每缺乏支援,「大部分帶菌者活在邊緣,生活在Tenderloin區,差一點就無家可歸。」

他說主動認識愛滋病為他帶來正面治療。他在1986年證實感染HIV病毒 ,免疫系統的白血球數量,並且一度大幅下降。當時體重劇跌到只有90磅,但後來情況保持穩定,目前仍要靠藥物控制病毒 ,同時也要服用其他藥物,遏制副作用。桌上幾時都擺滿藥瓶 ,還有隨著年紀大有的高血壓、高膽固醇的藥等等,人參、保心丸、針灸,多管齊下,「我發覺中藥對慢性病很有效。」

馬清煥表示,從當初害怕公開病情會失去工作,生活在不說不認狀態多年,病發後竟然得到雇主的諒解
,希望亞裔社區亦能以開放的態度,接受和體恤HIV帶菌者。

有健康組織發現,很多亞太裔婦女經由異性接觸而感染,亞裔女性對於防愛滋測試危機感不足,很遲才得悉患病的情況,下一集繼續為大家探討。

(Copyright 2011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Speak Your Mind

Connect with Faceboo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