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風暴:華裔學生遇情緒問題鮮少求助(二)

【KTSF 嚴劍蓉報導】

學生遇到困難,需要學校和家長支援,但很多華裔學生都不願意把問題告訴別人,家長與學生之間的溝通有什麼障礙?家長又有什麼難處?學校又扮演什麼角色?

舊金山聯合校區有16,000名高中生,每所公立高中都設有健康中心(wellness center),為學生提供輔導服務,每年有7,500名學生去中心求肋。

但在華人社區,心理健康或情緒問題很多時被視為醜事,不去談論,令華裔學生即使有心理問題,都不敢去求助。

華人進步會做調查,訪問了約1,000名舊金山高中生,發現超過九成的華裔學生,從來沒有見過學校的輔導員,主要原因是不想跟陌生人談論自身的心理問題,認為應由自己解決。

其他原因還包括文化障礙、對服務認識不足、低轉介率等等,他們希望校區會加強外展和增加資源,為不同族裔學生提供所需的服務。

校區的統計顯示,在2017至2018學年,去健康中心求助的學生中,25%是亞裔。

根據健康中心的滿意度調查,華裔學生的滿意度較低,所有接受過輔導的學生中,97%表示感受到輔導員的尊重,至於華裔學生當中,84%感到受尊重,83%學生表示採取措施改善情緒問題,77%華裔學生表示有採取措施改善情緒問題。

校區表示,會繼續與社區伙伴合作,為不同族裔學生提供更切合其需要的服務。

學生遇到困難,學校、家庭都需要提供幫助,16歲的Karen坦言,接受抑鬱症治療前,沒有告訴父母她有情緒問題。

Karen說:”很難跟父母說,因為他們工作忙碌,我們沒有空間談論嚴肅的事情,如心理健康、 我的感受、他們的感受。”

華人進步會散房組織員羅玉蓮在舊金山華埠接觸很多華裔移民家庭,她說很多華裔父母忙於工作賺錢維持生計,交房租,一個星期工作7天,導致與子女相處的時間很有限,沒有時間探討心理健康的問題,而子女也不想將生活和學習壓力告訴父母,加重父母對子女的擔心。

兩代人的語言障礙,也令到他們難以溝通。

羅玉蓮說:”很多時認為說英文,跟你說你也不知我說什麼,你說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父母從中國或其他國家移民來,父母接受本國的教育,與這裡的教育有區別,所以從溝通上有一定的困難。”

沒有傾訴的對象,青少年開始變得沉默,導致抑鬱、厭學。

羅玉蓮有一個8歲的女兒,她們兩年前從中國移民來舊金山,她理解華裔新移民家長的無奈,她說自己也曾經情緒低落,身邊很多人也有類似經歷。

羅玉蓮說:”她跟我說:我成天哭,在(中國)國內生活環境這麼好,為何要過來這裡住散房,為何要與跟其他人排隊沖涼,去廁所都要等,煮一頓飯都要排隊呢?我為何呢?我都好壓抑?”

她認識新朋友,並和朋友分享開心與不開心的事,踏出第一步,慢慢解開心結,亦對將來抱有希望。

無論是父母或是子女,心理健康的關鍵是有人可以傾訴。

Karen說:”對所有人都很重要,有聆聽者並在身邊支持你,每個人都需要有這樣的人,在人生中提供支持。”

抑鬱症有什麼徵兆,可以讓大家及早察覺問題,為身邊人提供幫助,當父母與子女間的溝通出現障礙時,怎樣可以衝破這重障礙,加强兩代人的溝通,下集繼續為大家探討。

沉默的風暴:探討華裔學生精神健康問題(一)

沉默的風暴:抑鬱症有何徵兆可讓大家及早察覺(三)

沉默的風暴:如何幫助亞裔學生紓緩壓力(四)

(Copyright 2018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分享:

發表你的看法

Connect with Facebook

*

1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