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兒教養認同挑戰大

Sina WeiboPrintShare

【KTSF 萬若全報導】

在美國由於異族通婚的增加,”混血族”的人數雖然還算是小群體,但卻快速增長,已經達9百萬人,混血兒成長過程 比單一族裔的兒童,是否會有更多的挑戰。

在灣區經常看到美亞混血或是中印混血,由於擁有兩個不同族裔的背景,對雙方父母來說,如何教育孩子也面臨挑戰。舊金山加大副教授陳姿利的先生是印度人,一個是工程師,一個是在學術圈,不太有交集,但兩人都有一個共識,就是家庭價值觀念,儘管如此中印文化還是有許多大不同的地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結婚典禮。陳姿利說:”我跟他說我不要一個七天的婚禮,因為印度婚禮是七天,他就尊重我,可是我也很尊重他,大家相互妥協,在你的印度婚禮,我會穿你要的婚禮禮服(金黃色),那我們還有回台灣去,台灣的歸寧,在那時候我就穿我的白色禮服。”

兩人結婚後育有一子一女,本身教家庭護理的陳姿利,也開始對混血兒進行研究,她說美國早在60年代開始,就有混血兒方面的研究,當時主要是非洲裔與白人的混血兒。”其實種族認知是一個社會學的根據,這個根據主要是看說別人怎麼看你。”

在上世紀中期,黑白通婚是違法行為,當時還有所謂的 “一滴血準則” (one-drop rule),只要體內有一滴 “非白人的血”,在法律上就是黑人,但現在民眾對種族的看法與種族隔離時代,有了很大的轉變,不過許多混血兒都會發現, 自己長的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媽媽,在成長過程中,大部分都會碰到認知的問題。”很多研究認為說是從小他是怎麼被接觸的,怎麼被教養的,加上外界告訴他是誰,這些衝突大不大,衝突不大時候,孩子以後認知危機就很小。”

混血兒除了認同感的問題,在教養孩子方面,有時也會出現觀念上的差異,王時美的老公是猶太人,由於猶太人是以母性系統看傳承,王時美本身沒有皈依,但他尊重猶太教對先生那一邊的重要性。David Cook :”我非常感激我的太太非常大器,完全不干涉,對我非常尊重,因為當我們有女兒時,他受的是猶太式教育。”

王時美說女兒雖然從沒上過中文學校,但她知道自己身上一半流的是華人的血統,陳姿利的一雙兒女,星期天上中文學校,但她經常的告訴孩子:”我們從小跟他們說,你看你們多幸福,你慶祝印度節慶,你慶祝農曆新年,但是我們還慶祝聖誕節。”

相關報導:

美國異族婚姻比例創新高

異族婚姻離婚率比單一族裔婚姻高

(Copyright 2011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Speak Your Mind

Connect with Faceboo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