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專題:愛滋病踏入30週年

【KTSF 蔡家欣報導】

愛滋病的出現踏入30週年。有健康組織表示,灣區亞太裔社區對於防愛滋測試危機感不足。這個星期我們的專題報導,從不同角度同大家一起去了解這個目前仍然是不治之症。

30年過去,醫學界對愛滋病毒的檢測與控制,一直不斷進步。我們和大家來聽聽醫生和帶菌者親身說說這30年來愛滋病的變化。

林健弘醫生說:「就是八十年代那個時候,沒有藥可以醫,只要聽到愛滋病,就好像是死刑,等時間而已。」

HIV帶菌者馬清煥說:「我有朋友在聚餐後,一個月便過世,那是可怕的年代。」

1981年6月5號,聯邦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 公佈愛滋病的出現。當中的HIV病毒, 能令人類免疫系統失效。HIV有潛伏期,時間長短視人而定,到病發後便簡稱為AIDS愛滋,即是 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初期病徵有: 無故發熱、疲勞、消瘦,後來出現隨機性感染病,例如細菌感染,惡性腫瘤。

馬清煥在1986年,證實感染HIV病毒,但他不敢告訴別人,「全市陷入恐慌。我任職的律師行,與醫生和衛生局開會談及共用廁所、水杯安全嗎 ?要採取甚麼行動和防禦措施呢?大家需要戴手套嗎?。」

民眾逐漸對HIV有進一步的認識,知道病毒可以通過性行為、 輸血、共用針筒等途徑而人傳人。此外也知道可以母嬰傳染或透過餵哺母乳而傳染給嬰孩。

疾控中心統計,2008年全國有接近120萬名 13歲或以上的HIV帶菌者。林健弘醫生, 在三藩市總醫院的愛滋病診所擔任專科醫生。30年前他移民美國時,正好看到愛滋病的爆發,當時醫生都束手無策,「而且那個時候醫學沒有辦法,延長病人的生命,只能好像說 ,讓病人過得比較舒服一點。」

馬清煥說 :「當時唯一的藥物 只有AZT 我說當時人們幾乎在濫用AZT 我是說當時他們 都正在實驗這個病 每隔四小時就服800毫克的AZT 有人半夜起來服AZT。」

馬清煥說,從當年只有一種藥,發展到現在有36多種對症藥物,雖然還不能把病醫好,但已經可以把HIV病毒遏制在幾乎檢測不到的水平, 讓帶菌者不再絕望。

林健弘醫生說:「就等如好像說,我常常會比一個例子,有愛滋病就好像你有高血壓,只要天天吃藥,就可以把病毒數量控制,讓它在血液測不到 ,病毒把他壓下來的時候,免疫系統就會漸漸的恢復,就像正常人一樣。」

在華裔社區,有醫生形容愛滋病仍是禁忌,令感染HIV的人面對極大壓力。 下一集,,我們將會為大家帶來 一個帶菌者 經歷憂鬱症到正常生活的 心路歷程。

(Copyright 2011 KTSF.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分享:

發表你的看法

Connect with Facebook

*